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助梦笑话集 门户 查看主题

校园故事:卢俊卿智斗田鸡的趣事(二)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22-7-22 18:30| 查看数: 96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卢俊卿把一切能想到的工作都想到了,但还是百密一疏,忘记了蝌蚪会长大。我记得我们是7月初放假,我们返校后发现,洗脸盆的水已经干了,鱼缸歪倒在盆里,水也没有了,小蝌蚪也不见了。卢俊卿刚进一宿舍的门,老三就嚷嚷地喊:“你的小蝌蚪都去找妈妈了。”卢俊卿底子不相信,可是他一看鱼缸,一只蝌蚪也没有了,卢俊卿忽然一拍脑门说:“坏了,能够是酿成田鸡逃窜了。”我们赶紧爬下去在床底寻觅,可是一只也没有看见,难道他们都从窗户逃窜了,可我们宿舍是五楼呀,百思不得其解。
  早晨熄灯后,蚊子都“嗡嗡”地出动了,忽然听到“哇哇”两声,然后就从床底下传出蛙声一片,把我们都吓坏了,怎样会有那末多田鸡啼声呢?难道小蝌蚪酿成田鸡后都没有逃窜。卢俊卿把灯翻开了,才发现地上有好几只田鸡,都敏捷地一跳一跳地跑到床底下了。他趴到地上往床底下看,底子看不到田鸡的影子,我们也都看见田鸡跑到床底下了,怎样会不见了呢?难道它们会隐身术不成吗?
  我们也都下床,和卢俊卿一路寻觅田鸡。白天已经找过了,床底下没有看见田鸡,又趴到地上还是没有。卢俊卿用扫帚敲打床底的鞋,奇迹出现了,一只田鸡敏捷地从卢俊卿的床底下,蹦到了老三的床底下。我们看见田鸡了,可是谁也不敢动手抓,长得像西瓜皮一样的皮肤,白白的大肚子一鼓一鼓挺吓人。看着它们处处乱蹦,我们还得躲着点,生怕它们蹦到自己身上。卢俊卿手里拿着扫帚也不敢打,究竟田鸡都是害虫,再说也下不去手呀。
  田鸡们一蹦一跳地就逃到床底下了,我们想床底下就费劲了。这些小工具跑到床底下,还“哇哇”地叫着向我们示威。卢俊卿拿着两只鞋想把情况扣住,一时兴起忘记是床底下了,他的头“Duang”的一声磕在床上,双手捂着头半天没有动。卢俊卿缓过劲第一句话就是:“这里的田鸡比我们兰州的田鸡利害多了,城市西毒欧阳锋的虾蟆功了。”宿舍这么小的地方,我们这么多人发挥不开,底子不是田鸡的对手,我们商量分歧先把田鸡赶到楼道里,然后再群起而攻之。
  老三翻开宿舍的屋门,把水房的门关上,然后挡在楼梯口,不让田鸡从楼梯上逃窜了。卢俊卿拿着扫帚负责左侧床底下,老五拿着墩布负责右侧床底下,我拿着洗脸盆负责中心过道,其他室友负责把其他宿舍的门关上。我们喊一二三,一路脱手往外赶田鸡,实在田鸡的胆子还是挺小的,里面消息太大了,田鸡就自然往外跑了。一二三四五,一共是五只田鸡,都跑到楼道里了,我们八小我都拿着脸盆堵在两头。虽然田鸡被我们围在中心,可是它们蹦得很是快,我们底子抓不住。卢俊卿说:“田鸡太机灵了,我们不能这么蛮干,必须智斗,你们都听我的批示。”
  我们按着卢俊卿的批示,拿着盆子在地上敲击,让田鸡在地上蹦来蹦去,看看这些小工具到底有多大的本事,看着它们越蹦越低、越蹦越近,蹦着蹦着就没有气力了,后来就蹦不动了,垂手可得地全都把它们扣到盆子里了。我们与田鸡大战的消息太大了,好多宿舍的同学都被吵醒,他们看见了都感应猎奇,五楼怎样会有这么多田鸡呢?卢俊卿怕同学们笑话,就说了一句:“它们能够是暑假爬楼梯进来的。”我们几个室友也给他打圆场,都是说有能够。五只田鸡把我们八小我折腾了三更,一天睡意都没有了,宿舍楼一开门,卢俊卿就端着脸盆来到抓蝌蚪的阿谁水池,把田鸡放生了,让它们找妈妈去吧。
  这么多年曩昔了,对卢俊卿智斗田鸡的工作还是记忆犹新,那些青春校园的美好故事,怎样能忘记呢。我们的故事、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友谊,恍如耳边又响起蛙声一片,模模糊糊中,恍如又看到卢俊卿、老三、老五又在拿着脸盆大战田鸡的场景。(完)

最新评论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笑话集 ( 湘ICP备19018941号-3 )

GMT+8, 2022-8-13 15:15 , Processed in 0.186710 second(s), 3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