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助梦笑话集 门户 查看主题

梁山好汉:此好汉被当笑话看,可看懂故事的背后,谁都笑不起来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22-7-30 13:53| 查看数: 67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这话是说女性嫁到谁家去,其品德和性情经常和这家人非常相像。
假如不像或经过一段时候的磨合还是不像,那便会出现很多冲突,婚姻也很难久长。
此话还用来比方不是意气相投的有缘人,不会聚集到一路。





是以,这句话用在朋友身上也很合适,不是意气相投,也很难成为好朋友、好兄弟、好姐妹等等。
描述狐朋狗友,我们常用“臭味相投”这个词;描述共磨难大概同处窘境的几小我时,我们常用“一丘之貉”这个词。
本文要说的这位梁山好汉,与“不爽利且吝啬”的打猛将李忠有很多类似的地方,他俩是一丘之貉。
巧的是,他俩的坏名声,都是拜花僧人鲁智深所赐。
他即是桃花山原寨主,小霸王周通。





李忠的故事所表现出来的是官员对百姓的冷酷等,而周通的故事,表现的是赃官贪吏的不作为,甚至是胡作非为,还有压榨百姓等。
我们还是先从周通的履历说起。
一、世外桃源
梁山好汉为何落草,施耐庵几近城市先容,即即是简单的一句“累被讼事强逼”,可对于周通上山作贼的缘由,施耐庵没有说明。
这类情况,说明周通上山作贼是自动挑选。
为什么自动挑选呢?
江湖之外无安身之地。





想在社会上安身,要有个一无所长,周通会技艺,还有“小霸王”的绰号,但他技艺太差,靠这个技术不成能在与技艺相关的职业中站稳脚跟,谋生很困难。
再无其他谋生之道,身世也欠好,更没有布景,还好逸恶劳,所以他挑选了凭仗自己三脚猫的功夫在无人争抢的桃花山上山作贼。
谁都想当老迈,但周通清楚自己的才能,所以他迫切希望技艺更高的好汉来到桃花山,强大气力,久长成长。
是以,当李忠来到桃花山的时辰,周通敌不外他,便自动让贤。
挑选桃花山,撤除无人争抢之外,还有一个缘由即是周通把这里当做了世外桃源。





原著道:“老汉止有这个小女,现在方得一十九岁,被其间有座山,唤做桃花山,近来山上有两个大王,扎了寨栅,聚集着五七百人,打家劫舍。其间青州官军捕盗,禁他不得,因来老汉庄上讨进奉,见了老汉女儿,撇下二十两金子、一匹红锦为定礼,选着今夜好日,晚间来入赘老汉庄上。”
山大王找压寨夫人,玩起了下聘礼、入赘这些一般的结婚法式,这可是百年可贵一见的奇事。
所以,大师一向在笑话周通,笑他的无耻,笑他的蒙昧,笑他的自以为是。
可是,此事足以说明周通赋性不坏,哪怕是上山作贼后骚扰桃花山下村落,也是尽最大能够地削减他们的损失,首要精神放在劫擦过路商客上。
周通结婚的方式与普通人的区分在于没有媒妁之言和怙恃之命。
这一点在现代已经是离经叛道了,也不合适强盗强抢的法例。





之所以如此,是因周通想在桃花山搞一个封锁空间,在这个空间内做自己在社会上想做却没本钱去做的工作,这个封锁空间就是他的世外桃源。
有了这样的想法,周通的行动也就异于其他山贼头目了。
周通还是挺有想法的,在社会上干不外他人,到江湖上给自己营建一个小空间,过着小日子,优哉游哉。
周通的做法,足以看出他也有梦,胡想有一个暖和的家,胡想有一份稳定的奇迹,胡想儿孙合座,等等。
二、好色之徒
很多人说周通是好色之徒,可墨客看遍《水浒传》,也没找到强有力的证据。
思来想去,感觉周通被扣上好色的帽子,实在都是擦边球。
1、强行入赘





上面原文显现周通是强娶并强行入赘到太公众中,其行动虽然不是大大都山大王直截了当地强抢民女,但也与之类似。
此种行动,非要说他是好色的山大王,那也是擦边球,他就干过这么一回。
而且,周通算是真诚的了,假如他编个身份找个牙婆去刘太公众中说媒,太公看到金子没准真赞成了。
阿谁时辰,太公反悔都难。
所以说,这件事说周通好色,太牵强了。
2、洞房表示
原著道:“大霸道:你看我那丈人,是个做家的人,房里也不点碗灯,由我那夫人黑地里坐地……叫道:娘子,你若何不出来接我?你休要怕羞,我明日要你做压寨夫人。一头叫娘子,一头摸来摸去。一摸摸着销金帐子,便揭起来,探一只手入去摸时,摸着鲁智深的肚皮……。”





这类表示算是好色吗?
说算也可以,由于没有前人进洞房后的“仪俗”(坐帐、撤帐、讨口彩、同牢合卺、掀盖甲等)。
可话说返来,一个没文化的山大王强行结婚,不成能有正规的婚礼节式等,周通的表示,更像是乡野乡人新婚之夜的本质出演。
所以说,周通洞房表示也算不上好色。
3、江湖风气
说周通好色,最重要也能够是唯一合适好色标准的就是那时的江湖风气了。
《水浒传》里的江湖人,单身者甚多,都是于女色上不打紧的人物,但也不是同性恋,也都看不起酒色之徒,近女色的好汉都被称为溜骨髓。
依照此种江湖风气来看,只要江湖人与女色沾了边,就不配是好汉,就是好色之徒,就是该杀之人。





周通结婚即是近了女色,就是好色之徒。
这逻辑有些奇葩,但这就是《水浒传》的江湖逻辑。
从一般逻辑来看,周通非论是下聘礼还是抢亲都算不上好色,只是行事不够光亮磊落。
他落草有段时候了,没有不竭的强抢民女为妻妾,他娶媳妇就是纯真的想有个朋友。
周通的好色,是相对而言的成果,并非我们凡是认知里的好色。
三、同命相连
梁山泊一百单八将中,命运最为附近的就是桃花山的两位寨主李忠的周通了。
1、身世





周通和李忠的身世,施耐庵未说,但经过其在社会底层苦苦挣扎来看,也是身世豪门,但不是农家。
2、落草缘由
这两位本身把握的保存技术,不敷以使其在社会安身,李忠虽然很尽力,本事也强一些,但想财富自在,也是相当的难,不尽力的周通就不用多言了。
3、被误解
鲁智深是一个果断的人,而李忠和周通二人是他最熟悉的贫民代表,所以鲁智深对他俩的判定有误。
在渭州,鲁智深以为贫民李忠拿银子慢了点就是不爽利,拿出二两来银子就是吝啬。





在桃花山寨,本事不大且刚刚安身的李忠和周通并不敷裕,是以没法大方地接待鲁智深,利用的金银器皿也是装门面,究竟是老迈嘛。
智深要走,李忠和周通正巧遇上了途经的客商,便奉告智深,下山劫的钱财都给他做盘缠。
正是这件事,鲁智深以为这俩人都不爽利,一桌子金银酒器,还有先前做聘礼的金子,不舍得拿一些给他。
可不妥家不晓得柴米油盐贵,出格是像李忠和周通这样没多大本事的老迈,底子没几多钱,周通的聘礼金子,应当是全山寨的兄弟们凑的,他在桃花山落草未几,而且规矩是得来的钱财头目每人一份,众喽啰一份。
所以说,桃花山的俩头目,日子不敷裕。
如李忠和周通所言把下山所得都给鲁智深,那他俩就没有钱财可拿,还要从自己的钱财中拿出一份给介入的喽啰。
如此看来,周通也很风雅。





可鲁智深不这么想,他的思维没有因其落魄而改变,所以以为周通和李忠一样不爽利,也很吝啬。
相比周通,李忠算好的了,鲁智深只说他不爽利和吝啬,周通还多了一个好色,虽然鲁智深没有明说,但依照江湖风气来看,鲁智深说他抢亲就是说他好色了。
周通没做什么好事,在江湖上却有一个吝啬和洽色的坏名声,都是拜鲁智深所赐。
相比李忠,周通更不幸,不但被误解,还挨了一顿毒打。
4、最初终局
征讨方腊时,周通在独松关探路不提防被厉天闰杀死,死后追封义节郎,这终局与李忠一样。
李忠和周通妥妥的一对一丘之貉,没有臭味相投,哪来的一见仍旧呢。





墨客屡次说过,有些好汉是不成能活下来的,周通和李忠都是这样的好汉,在社会安身都难,更别提到宦海当官了,去官返乡为民也不可,这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施耐庵笔下绝不答应这样的人出现,不尽力的人不配在施耐庵的笔下在世。
四、故事背后
周通的故事中,刘太公的挑选,才是最重要的一件事。
原著道:“其间青州官军捕盗,禁他不得,因来老汉庄上讨进奉,见了老汉女儿,撇下二十两金子、一匹红锦为定礼,选着今夜好日,晚间来入赘老汉庄上。又和他争论不得,只得与他,是以懊恼。”
《水浒传》里官军对于不了山贼的工作很普遍,一是赃官太多,大多不干闲事,底子不管老百姓死活,去剿匪也都是收工不出力对付差事;二是山贼大多神出鬼没,而且都是据险而守,官军很难攻破。





但刘太公这件事恰好给了官军打掉山贼的机遇,以往山贼被剿的时辰都是不敢下山,此次周通是下山结婚,官军可以半路伏击大概在刘太公众中来个瓮中捉鳖。
拿了周通,李忠必定坐不住,只要官军刻舟求剑,就能等来李忠自投罗网的那一刻。
赃官虽脏,但看着功勋,还都是往上凑的,对升迁有益。
大势很清朗,以刘太公的经历和见识,完万能想到这个法子,只要他去报官,然后说出剿匪的法子,相信青州知府比见了银子跑的还要快,桃花山山贼被擒,只是时候题目了。
可是,刘太公没有去报官,只是在家里单独懊恼。
为何不报官,太公说的是“青州官军捕盗,禁他不得”,但实在的缘由绝非这个,而是报官的价格太大。
1、官府不作为
周通没什么本事,落草以后却成了天气。





不是他命运好,而是当地的怙恃官不作为。
青州知府对于不了二龙山的鲁智深、武松等人,也对于不了与周通同期间的二龙山寨主金眼虎邓龙,但即即是没有好机遇,对于刚刚落草未几的周通也是绰绰不足。
“青州官军捕盗,禁他不得”的底子缘由不是周通本事大,也不是桃花山阵势过分险峻,而是官军前来只是对付差事,做样子给下属看,而且也不至心剿匪,匪没有了,他们哪来的机遇到下面混吃混喝混银子呢。
青州知府和他的那些官军们,心机不在剿匪上,而在捞银子上。
假如桃花山山寨富的流油,还有一个技艺不咋地的老迈,青州知府早把他拿下了。
所以,刘太公口中的“青州官军捕盗,禁他不得”是官面上的话,他心里很清楚底子缘由是什么,只是这类事欠好跟一个外乡人说。
自求多福吧,报不报官的成果差不多,能够还会更差。
2、官差手段黑





官府中的吏,钱从哪来?
《水浒传》中的各地都头、押司、牢子等小吏身上就有答案。
他们的钱,百分之九十五都是灰色支出,收陋规、倒卖官府消息、讹诈监犯、剥削百姓、敲诈田主巨贾、替赃官办私事、通匪、参股赌场妓院勾栏等。
像插翅虎雷横受命缉捕盗贼在晁盖庄上白吃白喝拿银子那种事还都是较为清洁的行动。
假如刘太公为了自己的工作报官,官军前来替他处事,刘太公也要承当用度。
这是不言而喻的工作,官军给田主供给庇护,田主固然要出钱了。
桃花山有几百喽啰,官军最少也要来个千余人。





这千余人的吃喝,一天就是很多钱,就算官府出钱,都甲等也会找刘太公要吃喝,省出来的钱大师分了。
吃喝,刘太公承当一次两次还行,三五次也还行,可再多承当起来就有困难了。
吃喝还是主要的,他们捉到山贼还要赐给他们银子,抓不到山贼,也要给点辛劳费。
就这样接二连三,八九十次的搞,刘太公辛劳一辈子攒下的产业,生怕撑不到官军灭了桃花山。
施耐庵笔下的赃官,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否则老百姓不会不怕梁山好汉而怕官府。
大师仔细想想,书中凡是出现吏的地方,哪怕是被称为心好的吏,求他们处事,都是银子当拍门砖。
没有银子光靠情份,在水浒宦海办不成任何事。





比如金眼彪施恩拿银子替武松打点,三五百银子办到的只是获得了几条内部消息,武松的罪没有减轻,施恩如果至心帮武松,三五千两才有能够。
这帮子挨千刀的赃官贪吏,比山贼还能嚯嚯老百姓,所以刘太公底子就不敢报官,哪怕他有借此整理桃花山山贼的完善计划。
不报官,女儿为家属承当了一切;报官,刘太公破产。
像武松那样不为非作恶的都头,宋江那样扶危救困的小吏,在宋末算是凤毛麟角了。
正是以上两点缘由,才有了刘太公的单独懊恼,也有了江湖中各地山贼的肆无忌惮。
结语:
周通无关紧急,我们也可以把他当笑话看,但当我们看懂他的故事背后的工作时,谁都笑不出来。





嘲讽,还是嘲讽,施耐庵用分歧的方式嘲讽宦海中的赃官贪吏。
在《水浒传》里,赃官贪吏和山贼都不能轻易获咎,非要选一个获咎,那宁愿获咎山贼,也不愿获咎赃官贪吏,山贼能用钱打发,可赃官贪吏不但要钱,还要命。
这就是施耐庵笔下的宦海和江湖。
注:本文所用图片来自互联网,很难核实明白出处,如触及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最新评论

sitemap.txt | sitemap.xml | sitemap.html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助梦笑话集 ( 湘ICP备19018941号-3 )

GMT+8, 2022-8-13 15:09 , Processed in 0.322459 second(s), 30 queries .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