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奇故事] 开弓没有回头箭

时间:2019-12-06 07:55       来源: 未知
江湖各路豪侠为除掉最凶残的大魔头廖海川,追踪了他整整三年,这一次终于将他围堵在苍龙山风箱峡。
  
  风箱峡,又称死穴石棺。一条狭窄的山谷犹似巨斧劈开的裂缝,自南向北,宽不足三丈,纵深十余里,两边的绝壁连鸟儿都难飞越,尽头却是一道千仞断崖,如阴森的屏风横阻当面!
  
  廖海川被各路豪侠连续追杀,慌不择路误闯风箱峡,当他看到峡谷尽头的断崖时,脑门子上刷地冒出一层冷汗……但是,他回头瞟了一眼,嘴角又露出几丝诡笑。
  
  廖海川右手上有一根长长的缰绳,牵拉着十几匹驮马,马架子上不仅装着各种货物,还捆绑着七个女子。他自知难逃罗网,便在扈镇客栈劫持了一支驮队和这些烟花女子,想用货物中的金银财宝和女子的肉体换取一线生机,但这条狭窄的山谷竟然是个死胡同,于是就作出了最坏的打算,他要跟各路豪侠在此处无限期地相持下去。
  
  以武当云靡道长为首的各路豪侠,陆续已有三十多人汇聚风箱峡,其中不乏性情暴烈者,几番鼓噪要冲上前去与廖海川决斗,都被云靡道长拦住了。
  
  “倘若与廖海川单打独斗,我们这些人恐怕还没有哪一位能胜得过他,如群起而攻之,廖海川必定要拿那几个女子作人肉盾牌,我们是来诛杀恶贼的,不能伤及无辜。”云靡道长说完这几句话,便横抱宝剑坐在一块青石上,将目光投向峡谷尽头。
  
  有人问道:“我们要等到何时才能动手?”
  
  云靡道长胸有成竹地回答:“只要等来天下第一神射手司马长空,我们就可以动手了。”
  
  大家的心中这才有了底数。天下第一神射手司马长空,十八支铁羽箭名扬四海,如果此人能及时赶来,廖海川的末日也就到了。
  
  而此刻的廖海川却有恃无恐,他索性把十几匹驮马首尾相连地套上绳绊,在峡谷内设置了两道防线,又胁迫那七个女子为他扯起一顶帐篷,在帐口摆满酒肉吃食。
  
  “各位都看见了吧?虽说廖某濒临绝境,怎奈我造化不浅,福星高照,这驮包里的宝物应有尽有,足以跟你们这些穷酸的豪侠耗上半年光景!况且,我还有七个美女相陪,真可谓作鬼也风流呀……”廖海川频出狂言,开怀畅饮,故意让牙齿发出响亮的咀嚼声。到了夜晚,廖海川燃起一堆篝火,抓了个女子坐在他膝上,一边恣意戏弄,一边指使其余的女子们为他弹琴唱曲,跳舞作乐。
  
  起初,各路豪侠还能听从云靡道长的吩咐,数日之后,大家随身携带的干粮都吃光了,有人再次向道长发难:“司马长空迟迟不见踪影,廖贼终日饮酒狂欢,我们则是饥肠辘辘,您老人家还是早拿主意,总不能这样装模作样地等那廖贼吃饱了撑死吧?不如趁大家尚有些力气,一并冲上去,杀个痛快!”
  
  云靡道长耐心解释道:“硬拼凶多吉少,我不赞成。司马长空从不食言,他一定会赶到风箱峡。至于大家的吃喝,我可以派手下的弟子去山外解决。”
  
  武当的弟子领命而去,跑了多半日的路程,因荒山野岭间人烟稀少,带回的只是些糠窝窝和酸涩的山桃。习惯了大碗喝酒大块吃肉的豪侠们实在难以下咽。这时,似乎要醉生梦死的廖海川忽然在帐篷里喊叫道:“各位道上的朋友,生死自有天注定,这几日也苦了你们啦,在动手拼杀之前,各位是否愿与廖某分一杯羹呀?”不等得到回音,他便打发一位女子绕过驮马,将满满一大托盘酒肉放在了空地上。
  
  号称“蓟北双雄”的两个孪生兄弟,大步走上前去。
  
  云靡道长伸出剑鞘拦阻:“且慢,你们难道不晓得那廖贼的蛇蝎心肠吗?”
  
  “蓟北双雄”哼了一声,拨开云靡道长的剑鞘,走到托盘旁,盘腿坐下,旁若无人地吃喝起来,同时嘴里还嚷嚷道:“姓廖的,这顿小吃先记在账上,等我们兄弟酒足饭饱,再去摘你的脑袋。”看着孪生兄弟大吃大喝,又有“雁荡三只虎”挪动了脚步。云靡道长依旧伸出剑鞘拦挡,“雁荡三只虎”讥讽道:“您老人家就别多操心啦。有坐享其成的表率,也就有舍命求死的英雄。”他们三个说完大话,硬是走向前去,还没走到托盘旁,却见“蓟北双雄”仰身翻倒在地,口鼻喷血,抽搐而死!
  
  众人惊呼:“果然还是上当了……”
  
  对面传来廖海川的嬉笑:“哈哈哈,不费吹灰之力,先干掉两个贪嘴货。‘雁荡三只虎’,你们三个既走上前来,那就接着吃吧。”
  
  “雁荡三只虎”已无退路,他们恼羞成怒,拔出腰刀大声叫骂着纵身跃过拦路的驮马,居高临下直逼廖海川。奇怪的是,那廖海川披着斗篷背身坐在帐口,好像是在蔑视他们。“雁荡三只虎”的老大抢先出手,用了十成的气力猛劈一刀!但斗篷内却裹的是两条毡毯,噗嚓一声,毡毯破碎,未等老大收刀,从帐篷后面刷地掠过一道阴森的寒光,老大的胸前随即爆开一片血花,而那阴森的寒光未作丝毫停顿,顺势向左右凶狠地划出两道弧线……
  
  隔着拥挤的驮马,云靡道长等人看不清帐那边的厮杀过程,不过豪侠们绝没料到,大名鼎鼎的“雁荡三只虎”,居然在片刻之际就如同被一只无形魔爪抛将回来,变成了三具尸体,每人的胸前都多了个血洞。这番震慑,反倒把众人的火气勾起,他们大部分都与廖海川有血仇。大伙刀剑出鞘,血气炽张!
  
  云靡道长起身喊喝:“诸位怎么如此毛躁?在这风箱峡里,只有廖贼一人该死,为何不听贫道劝阻,白白为廖贼殉葬?”打头的豪侠竟用刀剑指着云靡道长斥责道:“你老人家到了这风箱峡,不是推三阻四,就是坐在石头上沉默不语,那廖海川会被你的仁慈感悟吗?”峡谷尽头的廖海川听到了这边的争吵,越发地放浪形骸:“小娘子们,把琴曲的调门儿弹得高一点,廖爷要看你们跳舞!”
  
  “老子可不会怜香惜玉,那几个不要脸的娼妇,岂能阻止杀死廖贼的大事?”“道长,请你闪开,我们要动手啦!”怒不可遏的豪侠们抡起刀剑向峡谷尽头冲去。
  
  突然,守在谷口的武当弟子向云靡道长挥臂呼喊:“师父,司马长空赶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似惊雷般撼动了风箱峡。一匹踏雪乌骓和一匹菊花青映入众人的视线,斜背着铁胎弓的天下第一神射手司马长空,与他的娇妻舒小蜂,风尘仆仆地飞奔而至。
  
  云靡道长拂着花白的胡须微微颔首。豪侠们这才收住脚步,扭头观望。
  
  司马长空与舒小蜂向众人抱拳行礼:“请道长和各位朋友多多原谅,因路途遥远,我们耽搁得太久了。”云靡道长迎上前去:“司马壮士,你来得正是时候。”简短的寒暄之后,司马长空的目光便停留在那五具尸体上了。“看大家的火暴气势,我敢断言,死去的这五位好汉,一定是没有听从道长的拦阻。”英气勃发的司马长空一眼就看出了死者的底细,更是直言不讳:“论武功剑术,当今江湖上还找不出几个能单挑廖海川的人,何必白白送死?”
  
  “是啊,我们都是没头苍蝇,就等着你这天下第一神射手来干掉廖贼了。”“司马壮士,请你替我们开弓放箭吧。”众人的话语里明显地流露出不满的情绪。
  
  “开弓没有回头箭,何时施射,我自有主张。”司马长空并不计较他们的话语,主动去收殓了尸体,云靡道长则吩咐武当弟子用余下的坐骑将尸体驮出峡谷安葬。司马长空与云靡道长低声商议一番后,在驮马前的空地间来回走动,昂着头向那边的帐篷张望,似乎是在寻找可以施射的破绽。但捱到夜幕降临,也没见他有摘弓搭箭的意思。
  
  廖海川在峡谷尽头又燃起了篝火,继续怂恿七个女子弹琴跳舞。 
云靡道长端坐在青石上闭目沉思,宛若一尊雕像。
  
  司马长空与舒小蜂靠在山崖睡下,夫妻共同裹着一件披风,毫不避讳那些七倒八歪的豪侠。有几个守夜的汉子,不免悄声议论:“咱们等了多日,好不容易把他盼来,怎么也没见他做出个决断的样子呢?”“他司马长空顶着那么大的名号,却是个卿卿我我的多情公子,实在不可思议……”
  
  次日清晨,司马长空抖开披风站起身来,众人甚感惊讶:那位偎依在丈夫身边的舒小蜂,已经消失了踪影。焦躁的豪侠们纷纷嘟囔:“我们全知道舒女侠轻功盖世,果真名不虚传,眼看就要跟廖海川拼命了,她倒来了个临阵脱逃。”司马长空坦诚对答:“今日定要结果廖海川的狗命,你们哪一个若想步舒小蜂的后尘,请便就是了,用不着在此抱怨。”说罢,他走到驮马附近,向峡谷尽头上下张望,可还是没碰他的铁胎弓。
  
  云靡道长仍旧坐在青石上纹丝不动。
  
  正午时分,廖海川搂着两个女子躺在帐口,鼾声大作。众豪侠的耐性彻底消磨光了,他们要不顾一切地与廖海川死拼。猝然间,对面传来几声女子的惊叫。廖海川翻身跃起。峡谷尽头的千仞断崖上唰啦啦出现一个矫健的人影,如飞天女神飘荡而下——那正是手攀绳索的舒小蜂!众豪侠瞠目结舌。再看云靡道长,双目微睁,不动声色地将宝剑缓缓拔出鞘来。
  
  司马长空腾身一纵,站在了踏雪乌骓的鞍鞯上,谁也没看到他是怎样从背后取下了铁胎弓,当他伸展双臂时,拉开的弓弦上竟搭上了一只铁羽箭!
  
  再看舒小蜂,急速飞降,凌空倒挂,一手拉着绳索,一手挥动柳叶刀,借助悠荡悠荡的惯性向廖海川劈砍下来。那廖海川并不躲闪,拔地而起,斜挑长剑与舒小蜂接了一招,火星闪烁,其巨大的内力立刻震飞了舒小蜂的柳叶刀,这还不算完,廖海川趁势用左手抓住了绳头的下端,身躯悬空的当儿,右手的长剑向舒小蜂发出致命一击—
  
  在这一刹那,铁胎弓的弓弦铮然作响。
  
  当今江湖之上,凡是对司马长空有所耳闻的人,没有一个不惧怕这铁胎弓的弓弦之声的!廖海川也不例外,他及时收了剑锋,仓皇防范。
  
  一只铁羽箭呼啸着发射出去。
  
  悠荡的绳索拖带着两个人的身影恰好与箭头形成一条直线:半空中粲然绽放了一朵血花!有人中箭了,但不是大魔头廖海川,而是司马长空的娇妻舒小蜂!
  
  天下第一神射手居然失手射中了心爱的娇妻。所有的豪侠都诧异地瞟着司马长空,惟独云靡道长紧握宝剑目不转睛地盯着廖海川。
  
  仍在绳头上悠荡的廖海川仰起头看得清清楚楚,铁羽箭射入了舒小蜂的后背,喷溅的血液淋洒在他的脸上,他如同接受甘霖一样狂笑不止:“司马长空,好个天下第一神射手,你现在亲手射杀了自己的老婆,真乃天下奇闻!哈哈哈,廖某在此向你道谢啦……”站在马鞍上的司马长空刻不容缓,拉弓搭箭。舒小蜂痛苦地呻吟着,虽还在竭力挣扎,终因气力不支撒手丢掉绳索,从高空跌落下去。廖海川闪身让过舒小蜂,一面用左手缠紧绳索,一面用足尖登踩崖壁,以惊人的速度攀缘而上。“廖贼,休想逃脱!”司马长空二次扣响弓弦,第二支铁羽箭携带着一股火流砰然切断了廖海川手上的绳索。
  
  眼看着廖海川摔下崖壁,有几个豪侠禁不住喊起好来。大家正要前冲上去,忽见廖海川将剑锋戮入崖壁的缝隙,扭曲着身躯借力弹跳,张开双手死死抓住垂挂在风中的绳头,随即发狂似的悠荡起来。“廖贼要跑,司马壮士,快放箭啊!”众豪侠争相呐喊。
  
  廖海川每悠荡一次,就向高空蹿起数丈,同时他还要戏耍司马长空:“天下第一神射手,你怎么不放箭啦?”
  
  司马长空舒展双臂拉开了铁胎弓,在弓弦上搭好了第三支铁羽箭,对云靡道长朗声说道:“道长,空中那只猴子为了逃命已丢弃了长剑,我把他请回地面,你老人家也该结束这场闹剧了。”云靡道长点头笑道:“壮士言之有理。”谈笑间,弓弦铮然作响,第三支铁羽箭破空而出……
  
  廖海川做梦也想不到,在崖壁间悠忽不定的绳索“咯崩”一声被铁羽箭断为两截!他的身子登时失去依托,哀嚎着摔下高空。静观良久的云靡道长像闪电般腾身跃向峡谷尽头。众豪侠与司马长空跨步紧跟。廖海川落地后仍想挣扎反抗,令他万分震惊的是那背后插着铁羽箭的舒小蜂却挺身站立在他面前,柳叶刀寒光一闪,砍断了他的一条腿。
  
  随后赶到的云靡道长一剑刺穿了廖海川的咽喉……
  
  司马长空和舒小蜂向云靡道长等人拱手说道:“廖贼已死,余下的事就留给各位了,咱们后会有期。”夫妻二人纵身上马,并辔奔向谷口。众豪侠眼睁睁地看着插在舒小蜂后背上的铁羽箭,大惑不解。云靡道长指使武当弟子拉起驮马,扶持着受尽凌辱的七个风尘女子,也踏上了归途。
  
  原来,司马长空与云靡道长共同商定了智杀廖海川的计谋,但射在舒小蜂后背上的那支铁羽箭,必然另有隐秘。众豪侠一再询根问底,云靡道长沉吟半晌,叹息着说出了详情:“这是一招迫不得已的险棋,司马壮士射出的第一支铁羽箭,提前削去了箭头,而舒小蜂的后背上则暗藏了个血囊。只有误伤舒小蜂,才能诱使廖贼丢掉长剑,用双手去抓半空的绳索。廖贼若是长剑在手,我们还不知道要搭上多少性命?以司马长空的千斤臂力,稍有疏忽,削去箭头的铁羽箭照样能伤及舒小蜂的要害!艺高人胆大,请诸位仔细掂量吧。”
  
  众豪侠想起那铁羽箭破空呼啸的刚烈力道,不由得暗自胆寒。  

« 上一篇:第三具尸体
» 下一篇:古人最喜欢种植哪几种树